王宝山:驯化的年龄不是问题。驯化本身的方向是好的。。

胡普,12月20日-河南建业的经理在接受足球新闻采访时说,桂花伊沃的年龄不是问题,但是欲望是问题。归化的方向没有错,我们必须支持。每个人都在谈论Ivo的驯化。每个人都能看到Ivo的能力。现在,国产化也是中国足球的一个热潮,但他的年龄有没有考虑进去?王宝山:我不认为年龄是个问题。欲望是个问题。无论是梅西还是马拉多纳,最高的荣誉是为国家队效力。作为伊沃,这样一名来自巴西的球员可能在巴西足球界并不为人所知,但他在河南省却非常重要。

他渴望成为国家队的一员,而不仅仅是入籍。从他的欲望中,我可以看到他内心的光芒。他现在33岁了,他仍然可以保持中超联赛的第一次高强度跑。我认为他可以再打几年。我经常看巴西联赛。巴西联赛中有很多三四十岁的球员。他们的能力没有问题,更不用说年龄了。你看,里皮也是70多岁的国家队主教练,那么70多岁的老人在我们国家干什么呢?所以年龄不是问题。关键是你是否停止学习。一些国家队的归化目标球员已经代表国家队出战。

有人开玩笑说,驯化的球员已经被中国足球同化了。Ivar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吗?现在我们看到,入籍球员的选择是值得质疑的。真相是什么?比赛会反映出来的。归化的方向没有错。我们肯定会支持它,很多国家都在这样做。然而,被选中的人需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。首先,我们应该考虑满足要求的能力。任何战术打法最终都应该落实在球员的个人能力上。对于那些符合驯化条件的人,要选择合适的人员,而不是那些符合驯化条件的人,就应该选择他们。

我明白。今年,对于整个联赛和中国足球来说其实是一个比较动荡的一年,国产化已经开始,U23的政策也有所调整,国家队的表现还是在40强中不理想,对此你有什么看法?我认为,为了备战这场外围比赛,足协从全社会高度重视,提供了各方面的保障,但现在足协已经打了四场比赛,这还不是真正的水平。那为什么呢?因为我看不到他们的心,但我能感觉到的是,在这场比赛的压力面前,人们并不自信。一旦人们对整体效果达不到理想状态没有信心,就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水平。

你曾经是国庆队的教练,曾经训练过韩鹏、王强、杨智等国家队。现在,你认为这种玩家还能成批出现吗?是的,但我想这需要时间。目前,我国青少年在训练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基本功不扎实。我们缺乏追求技术的态度和敬畏之心。我们戏曲界有句俗话:“不练功夫,就再也练不成了。”足球也是。在最简单的传球中,传球10英尺的球出1英尺,确定线,10英尺的球出10英尺称为“精英”。其实,现在的队员从小就追求成绩,忽视基本功的训练,不扎实。

我以前看过国家足球队和叙利亚队的比赛。你说日本球员的身体素质不如我们的球员,但他们不怕叙利亚,因为他们的技术比我们好。如果他们有技术,他们可以避免与对手的身体接触。我们没有这种技术,但我们没有叙利亚球员的尸体。我们能拿什么来和别人竞争?正如我刚才所说,我认为我们的队员在比赛前没有信心。缺乏自信的根源其实是他们的技能不如别人。”“棋圣”聂卫平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的国足已经成为一个“垃圾桶”,这是人们情绪宣泄的一个出口。

看到这样的陈述或现象,作为一个局内人和参与者,你的心理是什么?没有人想挨骂,但当别人责骂时,你不能反驳。在联赛的最后阶段,我在建业告诉我的球员,当中国足球队和菲律宾打平的时候,我们只谈足球。当时,我们无法想象与菲律宾和越南的比赛。现在我们不能和越南玩了。为了改善中国足球,国家有这么好的物质条件,但钱能买什么呢?它可以买到漂亮的衣服、汽车和好房子,但却买不到尊严。虽然球是他们打的,但他们是我们当中最好的球员。

换言之,我让我的球员也思考。你的能力不如国家队。最近,我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我们的教育问题。作为一个善良、负责、勇敢的人,许多教育工作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。朱炯的指导也这么说,王东也这么说。自律的基础是纪律,紧随其后的是修身养性,这源于教育。改变目前国足的困境并不复杂。我们从事足球运动,希望能培养出好球员。在此之前,我们要把运动员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社会人。这个方向不能本末倒置。(编辑:姚帆)。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lbert-grab.com